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沒有成就大事

也不像以前那樣要站在台上

也不再追求工作上的成就

生活變得低調 很符合我的本性

 

這幾年來 我的生命只能用混亂來形容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磚砌的樓房、矮小的店門、蜿蜒狹窄的街道、高低起伏的石梯、熱情的人們,令我想起台北的九份,那是我第一次一個人旅行的地方。和九份一樣,這裏的街有著濃濃的樸拙味,一景一物都會勾起無限懷舊的回憶,彷彿走在過去的時光裏,一塊磚、一片瓦都是一個古老的故事。

  我們試著記下每面牆上用油漆寫下的廣告文字,在這如迷陣般的老街裏,那是我們回旅館的唯一指標。

  一隻狗兒窩睡在石街地上的凹洞裏,一名騎士騎過牠身邊時,用腳踹了牠的頭,牠驚嚇地跳了起來,搖搖晃晃地挪挪身子,繼續窩回那個洞。餐廳裏的男人對著我們點頭,一個男孩問玲玲,可不可以將她的手推車給他。而我們終於在一家矮小的店裡,看到了弄蛇人。蛇並不是聞樂起舞,而是因弄蛇人手部的挑釁而立起身。蛇若不依弄蛇人,弄蛇人便會甩牠耳光,擢牠的頭。我從沒看過有人像打孩子一樣打蛇,我彷彿看到蛇掉著淚說:「下輩子不如當條牛吧!」

SI851970.JPG 可憐的蛇,一天不知要表演幾場,而且它非常怕它的主人

  走下河階,低頭不語的牛兒拉了一坨屎給我們當見面禮。河階旁坐著很多人,小販們不停地兜售著他們的食物和鍊飾。有人一身道袍坐在河邊,想必那是替人祁福的出家人。女人們穿著紗麗步入河裏,大部份的男人都赤著上身或裸著全身,脖子上掛條毛巾往河裏走。女人們將香皂塞進紗麗的短衫裏用力地搓洗著身子,男人們則用香皂抹著頭髮、臉及耳朵,然後潄了口!船伕們纏著旅人,希望他的船能夠滿載。

  我問了許多印度人:「你們每天都會去恆河沐浴嗎?」,他們總是用『這還需要問』的口氣回答我:「當然!」。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讀了<你值得過更好的生活>這本書,英文書名原文是"Busting Loose from the Money Game" ,作者/Robert Scheinfeld 。這本書中文書名像勵志書籍,英文書名像理財書籍,可是內容卻蠻超然的,像玄學、形上學,也像禪學,除此之外,裏面還提到了一些量子科學。

SI857865.JPG 

  書中提到人來到地球前,就己為自己的地球之旅規劃好行程,及將這一生要發生的事、遇到的人寫好劇本。換句話說我們的這一生、不論好壞,都是我們自己安排的。(以下是我舉的例子,因書上解釋太長,不過大概就是這個意思)當我們來到這個地球前,當我們是個沒有肉體的存在體(姑且用靈魂這個名詞來表示我們的存在狀態),我們也有許多其他的靈魂好友,我們告訴我們的靈魂好友們:「我現在要去地球了,我在地球上的人生劇本都寫好了,這次我的童年不怎麼快樂,因為我有個壞脾氣的老爸,所以你可以當我老爸嗎?」,靈魂好友A:「好啊!我要怎麼演呢?」,你說:「儘可能地耍壞脾氣,我要看自己怎麼原諒你,嘻嘻!」,「那你可以演我的母親嗎?」,靈魂好友B:「好啊!是不是要演得很溫柔,同時又很無助呢?」,你說:「對呀!你怎麼知道」,靈魂好友B:「這剛好是我這次要去地球演的角色,我要看自己如何堅強起來!」,你說:「地球真的很美!而且我還蠻想念鼻子發癢的感覺!哈...」,「哈哈....」。 

  這其實不是什麼新鮮的觀點,我在克里昂及其他的書裏也讀過類似的想法。不過初聽到這個說法,我想很多人想拍桌子吧!等等,先看下去......

  所以你這一生所遇到的人、所發生的事、所擁有的東西,基本上都是幻覺,是一個空。沒有人真實存在那或受了傷,沒有東西真實存在那兒,你的愛車、ipod是虛空,那你擁有什麼?Z...E...R...O,零。......啊!你站起來了!我可以感覺你那充滿殺氣的眼神...等等,再看下去......因為其實你是可以得到某些東西的。

  他用電影來說明這個觀念,如果電影的劇情描述主角從出生到死亡,從未受過苦、遭遇過困難,四處一帆風順,且出生在有錢人家,不用為生活煩惱,劇末若還有一個完美的葬禮,我想看完電影,許多人都想砸掉螢幕吧!因為我們希望能看到主角如何克服困難、如何重新站起來,如何體驗他的人生,就像我們自己一樣。喜歡看恐怖片的人,若劇情不夠嚇人,不夠血淋淋,就覺得電影不好看了。而在看電影的當下,我們會認同主角的角色,跟著他上山下海,突破萬難,享受甜美果實或掉眼淚。若電影劇情佳、音效讚、視覺效果棒,看完之後就會有很大的滿足感。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要來英國前就己決定,要在遊學當地找一家畫廊或美術館當義工,訓練自己的膽量和英文。而這個小鎮只有一家畫廊,所以就非它莫屬了。

  雖是己決定好的事,但要付出行動,仍需要有很多的勇氣。那天下課後,我告訴志恩我的想法,她說要陪我一起壯膽。我們開門進去,有位中年女子正坐在桌前打著計算機。我走過去和她說明來意,她表示畫廊再兩天就要暫時休息到下季,因畫廊一年只開四次。我告訴她沒關係,因為我也只是短期在這裏學英文。於是她抄了一個電話給我,要我打電話給菲爾德先生,他才是老闆,跟她道謝之後,我和志恩走出畫廊。手裏握著那張抄有電話的紙條,心噗通地跳,真的比聯考還緊張,因為我要和一個不認識的英國人通電話,還要用不怎麼靈光的英文告訴他,我要在你的店裏當義工。走在回家的路上,心裏不斷地練習對話,我該如何告訴他呢?不知不覺己走到了電話亭,拿起電話筒,按了號碼,通了!通了!是語音信箱,我還是留言了,並告訴他隔天會去畫廊找他。掛上電話,我在想不知道他聽不聽得懂。

  隔天我到了畫廊,有兩個老先生坐在桌旁,我告訴他們我是誰及我的來意,其中一位老先生笑著說,原來就是妳。他說,昨天那位女子是他的朋友,她給錯電話了,那是他兒子的電話。天啊!我竟然留言給他兒子,他一定覺得莫名其妙。菲爾德先生表示我可以在他的畫廊裏當義工,但是因為他有事須外出,所以他交代另一位老先先,要好好的陪我,我非常地感激。菲爾德先生出門後,老先生告訴我,如果有人進來,把目錄遞給客人即可。我嘴裏說好,可是當有人進來時,我仍然很緊張。

  又過了一會兒,一個約三、四十歲的男子走了進來,我遞上目錄。他問我關於一幅畫的意見,那幅畫畫了一位正低著頭的裸女,整幅畫呈現著黑灰色調。他說,這個畫家心理可能不正常。我告訴他,畫家用很多種方式來呈現他們的想法,畫裸女並不代表他們一定是在畫女人。他有點不服氣說,那這張呢?他指著畫廊最裏面的那張,顯然他不是第一次來這裏。那是一幅油畫,底色全部塗著海藍色,配著幾條白色線條,很簡單、很舒服的一幅畫。「寧靜!就好像躺在很深的海裏。」對於我的形容,他很吃驚,他說這種畫他也畫得出來,我笑一笑不再說什麼。他走了之後,我和老先生有默契地相視而笑。

  老先生問我,我最喜歡那幅畫,我指著我喜歡的兩幅畫。這兩幅都是簡單的線條配上淡彩,那胸有成竹的線條,只是簡單的幾筆,畫面便很有韻味。他說我很厲害,因為這兩幅畫是同一個畫家畫的,而且這個畫家非常老了。我問老先生,他是不是也是畫家,他說他從事業餘雕刻,談不上「家」;他太太才是,他太太教人畫畫。

  又有客人進來了,不過這個人手上拿著一些畫作,後面跟著一個女人和一個小孩。他拿起畫,要老先生過目,看看有沒有可以在這裏展示的,老先生一直很客氣地說:「Good! Good!」,但我知道這些畫並沒有通過他的鑑定,但是為了不讓這名男子感到氣餒,他不斷給他鼓勵,並請他擇日再來,因為老闆不在。那個男子走了之後,老先生用揶揄的表情告訴我,他常碰到這種事。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吃完晚餐,我們回到巴士站裏等巴士。巴士站內放著一個類似水桶大小的水壼,壺口朝上,上面蓋著壺蓋和一個錫杯。一名男子走過去,拿著鍚杯伸進壺口,從壺裏舀起水喝,喝完後將杯內的剩餘的水倒回壺裏,並蓋回壺蓋和鍚杯。

「啊?喝不完,還可以倒回去哦!好省哦!」我和玲玲在一旁驚訝地看著這件事!

 櫃檯人員告訴我們巴士來了,巴士遲到了近一個小時。我們背起行李,但沒看到巴士,只看到那些等車的人紛紛跑過馬路,到對面車道去。我一看,對面車道停著一輛豪華巴士,所以我們也跟在那些人後面,不要命地奔過馬路。

巴士裏相當寬廠,卧舖在上方,座位在下方;左邊是雙人卧舖,右邊是單人卧舖,中間是走道。每床卧舖皆設有布簾,可拉上保有隱私,而卧舖旁的小鐵梯,可供人爬上卧舖。我們從來沒有嘗試過巴士上的卧舖,所以買了卧舖座位(Sleeper),不過在巴士上躺著是件痛苦的事,我們有點後悔。我們將鞋子放在卧舖壁上的置鞋袋裏,冷氣冷得要命,我們鑽進睡袋裏。在菩提迦耶坐了烤箱,現在又坐到了冰庫(我又要說了,印度真是個神奇的國家)!車子開動後,我就開始暈車了,巴士臥舖不如火車臥舖舒服,搖晃的弧度非常大,只要車子一轉彎,我們就好像要滾出去一樣。

 太陽慢慢往下沈,一路都是高抖的山壁,山邊的雲霞絢爛多彩,偶爾會出現蒼樹和房子的剪影,好一幅夕陽美景啊!在頭暈和肚子疼的情況下,還能欣賞美景,真是個特別的經驗!

 車子彎來彎去,我的腸子也滾來滾去,我們都想上廁所。但這時候,我才想到書上寫的,印度的長途巴士並無廁所,司機會停在路邊,讓乘客下車在草地上尿尿。天啊!男生好辦事,女生怎麼辦?幸好印度女生穿紗麗,比較好遮,那我們怎麼辦?我們憋尿憋得很痛苦,正認真地考慮著要不要和他們一樣在草地上尿尿時,我摸著背袋裏的手電筒,又苦中作樂地編起頭條新聞,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