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你腳踏在地上時,不一定真的腳踏在實地上......

  最近大家都覺得我變得越來越自在、越來越開心,我想我的心打開了。

  我從來不知道愛上自己、愛上家鄉是這麼地美......

  以前我常常想離家,除了離家、離家、還是離家......
  因為我總認為我要達成某事,到了某地,擁有某樣東西,有了某種成就,我才會快樂,我認為快樂來自外在的事物。我總是先計算利益得失,衡量後才決定要不要做,或要不要接受,所以我的日子大多在盤算計畫中渡過。有一天,我突然驚醒,因為數年過去了,我卻一事無成。一事無成沒有關係,因為人本來就赤身來、裸身去,只是我卻得到了"不開心",一天比一天更憂鬱。

  一天早上,我又對著老天抱怨我的生命有多麼苦澀時,我的心裏卻浮出了一個聲音:「如果妳認為妳己失去了所有,也因為妳沒有東西可以損失了,所以接下來的一切不就都是獲得了嗎?」,我笑了,這個當頭棒喝把我打醒了!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如果  如果 不能相愛
那麼 在白雲將髮染黑的那個午後 教堂的屋簷下 請讓我們相遇

如果 如果 不能相遇
那麼 在分貝高漲的街頭 熙來攘往的匆促裏 請讓我們擦身而過

如果 如果 不能擦身而過
那麼 在五月不語的油桐樹下 踩著雪白花瓣 請讓我跟隨你的足跡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早上做了這個夢,真的很特別、很特別......
  貝貝(姪女)排在我前面,我們排在長長的隊伍後面,四週灰暗,了無生氣(這裡好像是地獄,大家在等待受刑。)輪到貝貝時,她走過去跪在那裏,準備被砍頭,一個女士拿著大刀準備,貝貝嚇得不知所措,我向她喊著:「貝貝,不要怕!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幻象,沒有所謂的地獄,不要怕,貝貝。」看著貝貝驚恐的臉,我告訴女士,我想和貝貝一起,那女士說:「好,那就兩個人一起砍。」。我緊緊抱著貝貝,我告訴自己和貝貝:「這一切都是假的,不要怕。」,嘴巴雖然這樣說,內心還是懼怕不己。我們閉上眼睛、伸長脖子,己準備好那一刀,那脖子發燙的感覺,只能用顫慄來形容,但仍一邊想著,「不要怕,這一切都是假的!」。

  突然,那女士說:「好了,你們通過了。」,她一邊說,一邊在一張紙上蓋章,她又說:「我從來沒有讓人那麼快通過,你們快走吧!」我們手裏拿著蓋上" 通過章 "的文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們飛了起來.....一路飛到了天堂,我才知道原來那是地獄的考驗!

  我們飛到了天堂的入口時,另一位女士檢查了我們的文件,我們可以進去了。但入口在我們頭頂上,離地有兩、三公尺,根本攀不到,這時一隻手伸向我們,是小萱(好友)的手,她把我們拉了上去,很多站在入口下方的人,都很羨慕我和貝貝有朋友可以幫我們。

  我們一起走進天堂時,都感到非常驚訝,因為天堂裏很暗,四週都是灰色的高牆,沒有任何窗戶。很多人躺在一座座平臺上,可是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憂鬱。我們找了座平臺躺了下來,我不知道為什麼天堂也這麼黑暗,但我相信只要我內心平靜,就能到天堂。所以當我躺下來時,內心並不憂慮,我只是躺在那裏。然後牆上突然出現了一扇窗,非常、非常亮的光從窗口射進來,照在我們身上,然後畫面漸漸變模糊,等到畫面清晰時......我看見自己正開心地彈著鋼琴(從小我就一直想要有一台鋼琴),有許多朋友,當然也有小萱和貝貝,一些短暫的畫面不斷閃過,我記不得畫面的內容,但我知道我的生活很精彩......然後就醒了。

  很特別的夢,夢醒時,那種害怕的感覺還在,但快樂的情緒也有,因為感覺實在太真實了。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用 徹底的絶望
燒掉自己
抑或
早己 體無完膚

無助弔唁春天
渴求 一滴救贖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擔著發黃的失憶 遊移
時空裏 與誰相遇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有些時候
沮喪會來敲門
慰問我們的大腦、小腦和延腦

總有些時候
焦慮會不請自來
霸佔我們的左心室、右心室和心臟瓣膜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月的天空
有種放逐的美麗
浪人  不該駐留

我的瀟灑 我的痴
踏著虹彩而行

六月的天空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是瓦拉那西的第一個早晨,我病了。
  頭重腳輕、全身酸痛、四肢又無力,我拉肚子己拉了一星期。我需要礦泉水來配胃藥,但玲玲睡得很沈,我只好踏著微弱的步伐走下樓去,幸好旅館有賣水。旅館老闆一見到我,就熱情地和我打招呼,這老闆看來約五、六十多歲,他的頭髮可能是因為染髮而變成橘黃色,穿著一襲及膝的白色長袍和長褲,那長袍緊緊地貼在他微凸的肚子上。大概我一臉菜色,他問我是否睡不好。知道我拉肚子,他介紹我一種運動飲料的粉包Electral Powder加到水裏服用,補充流失的電解質和水份。我走上樓去,玲玲剛好醒了,我請她去買Electral Powder,因為我己沒力氣走出去了。

  過了好一會兒,玲玲進房,拿了一罐己加好Electral Powder的水給我,並帶著一種竊喜的笑容,緩緩地說著她的豔遇。
  「旅館老闆要我嫁給他,他說我可以不用擔心錢,他很有錢。這家旅館是他自己賺來的,而且還是他親自設計的。」什麼?這老頭竟然想用錢收買玲玲,但瞧她一臉幸福樣兒。
  「好吧!妳終於如願地當上少奶奶,我就一個人回台灣了。」我講得很可憐。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斷了線的風箏 早己習慣了流浪和自由

是否 還要牽掛線的另一端

也許 浪人不該駐留

就像 白雲不該停止飄泊

可否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