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克莉絲的浪足跡-歐洲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要來英國前就己決定,要在遊學當地找一家畫廊或美術館當義工,訓練自己的膽量和英文。而這個小鎮只有一家畫廊,所以就非它莫屬了。

  雖是己決定好的事,但要付出行動,仍需要有很多的勇氣。那天下課後,我告訴志恩我的想法,她說要陪我一起壯膽。我們開門進去,有位中年女子正坐在桌前打著計算機。我走過去和她說明來意,她表示畫廊再兩天就要暫時休息到下季,因畫廊一年只開四次。我告訴她沒關係,因為我也只是短期在這裏學英文。於是她抄了一個電話給我,要我打電話給菲爾德先生,他才是老闆,跟她道謝之後,我和志恩走出畫廊。手裏握著那張抄有電話的紙條,心噗通地跳,真的比聯考還緊張,因為我要和一個不認識的英國人通電話,還要用不怎麼靈光的英文告訴他,我要在你的店裏當義工。走在回家的路上,心裏不斷地練習對話,我該如何告訴他呢?不知不覺己走到了電話亭,拿起電話筒,按了號碼,通了!通了!是語音信箱,我還是留言了,並告訴他隔天會去畫廊找他。掛上電話,我在想不知道他聽不聽得懂。

  隔天我到了畫廊,有兩個老先生坐在桌旁,我告訴他們我是誰及我的來意,其中一位老先生笑著說,原來就是妳。他說,昨天那位女子是他的朋友,她給錯電話了,那是他兒子的電話。天啊!我竟然留言給他兒子,他一定覺得莫名其妙。菲爾德先生表示我可以在他的畫廊裏當義工,但是因為他有事須外出,所以他交代另一位老先先,要好好的陪我,我非常地感激。菲爾德先生出門後,老先生告訴我,如果有人進來,把目錄遞給客人即可。我嘴裏說好,可是當有人進來時,我仍然很緊張。

  又過了一會兒,一個約三、四十歲的男子走了進來,我遞上目錄。他問我關於一幅畫的意見,那幅畫畫了一位正低著頭的裸女,整幅畫呈現著黑灰色調。他說,這個畫家心理可能不正常。我告訴他,畫家用很多種方式來呈現他們的想法,畫裸女並不代表他們一定是在畫女人。他有點不服氣說,那這張呢?他指著畫廊最裏面的那張,顯然他不是第一次來這裏。那是一幅油畫,底色全部塗著海藍色,配著幾條白色線條,很簡單、很舒服的一幅畫。「寧靜!就好像躺在很深的海裏。」對於我的形容,他很吃驚,他說這種畫他也畫得出來,我笑一笑不再說什麼。他走了之後,我和老先生有默契地相視而笑。

  老先生問我,我最喜歡那幅畫,我指著我喜歡的兩幅畫。這兩幅都是簡單的線條配上淡彩,那胸有成竹的線條,只是簡單的幾筆,畫面便很有韻味。他說我很厲害,因為這兩幅畫是同一個畫家畫的,而且這個畫家非常老了。我問老先生,他是不是也是畫家,他說他從事業餘雕刻,談不上「家」;他太太才是,他太太教人畫畫。

  又有客人進來了,不過這個人手上拿著一些畫作,後面跟著一個女人和一個小孩。他拿起畫,要老先生過目,看看有沒有可以在這裏展示的,老先生一直很客氣地說:「Good! Good!」,但我知道這些畫並沒有通過他的鑑定,但是為了不讓這名男子感到氣餒,他不斷給他鼓勵,並請他擇日再來,因為老闆不在。那個男子走了之後,老先生用揶揄的表情告訴我,他常碰到這種事。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件事發生很久了, 今天看完了"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後, 我想把它寫出來, 因為我不想再讓這件事影響我了~~ 

 

    在英國吉特鎮的最後一晚,學校舉辦了一場Goodbye Party,大概是因為要離開了捨不得,所以我不太想去。志恩說這是我在吉特鎮的最後一晚,我應該去,而且要留久一點!到了Pub,我點了一杯熱荼,漢康說,我竟然在這種地方點熱茶,他覺得我至少該點個香檳之類含酒精的飲料。舞池裏有許多人在跳舞,帶著靦腆的心情走向舞池,我長得很高,跳起舞來不但不靈活,還很突兀。全身細胞活絡之後,竟卻欲罷不能。一個男生突然拉起我的手,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如果甩開他的手,顯得不夠大方,所以只好和他跳了起來,卻倒也蠻有默契的。我看到漢康(同學,土耳人)和其他人在一旁拍手,並看著我們。舞曲結束時,很多人對著我們鼓掌,我向那位男生說聲謝謝,就趕快溜了。雖然己很久沒有談戀愛了,但真的不知如何應付這種事,還是只能逃之夭夭。

  己凌晨一點,我起身欲走。漢康問我,需不需要他送我回家,我說:「No, thanks!」,他又再次確認,我還是一樣的答案。志恩(同學,女生,韓國人)說,為何我要拒絕。現在想想,我真的要重新學習如何當女人,我覺得自己好愚蠢。 

  我和志恩走到她的住宿家庭,然後我就落單了,但我心情很好,欣賞著如月光的路燈,一路上唱著歌。快到家時,有一個人走在我身後,以為他也是學生,所以我沒在意。走著、走著,突然他靠近我,並亮出一支手槍,我沒看錯,真的是一支手槍!他一直說money、money,他要錢!我手忙腳亂地拿出錢包,並取出學生證,因為上面載有我住宿家庭的資料,我不能讓他知道,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關頭,我竟還能理智地想到這種事,有時我很討厭這樣的自己。他抽走了紙鈔,然後一直說話,我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更別說要聽清楚他在講什麼。最後他用槍指著我,似乎要我跟他走,我寧願死在現場,也不願跟他走!我們僵持了很久,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走掉了,而且異常冷靜,轉進巷子時,他還看了我一眼。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英國遊學時,我常常會四處問當地人問題,趁機練練英文。
  一天,我散步到港口,看到一群人望著一條很大的人工水溝,於是我過去瞧瞧發生了什麼事。原來是一個女孩的銅製盒子掉到水溝裏,大家在想辦法幫忙她將盒子撈起來,因為她表示,那是母親給她的,非撈起來不可。有一個老人,將雨傘綁上繩子,往水面拋,他晃動繩子,試圖將盒子撈起。可是繩子軟軟的,根本無法控制,所以我就跑過去跟他說,你可以將棍子綁在雨傘上,這樣就像是一根湯匙,較好控制。我正覺得自己怎麼如此冰雪聰明時,他卻告訴我:「我們自己會想辦法!」,我滿腔都是熱血,卻被阿伯仔捅了一刀。我帶著傷和沮喪的心情,正準備慢慢地走開時,一個年輕男子拿了一根類似杷子的棍子,把盒子撈了起來。大家都很開心,事情解決就好,我也笑一笑離開了。

  過了幾天,我走在街上,有一個英國老人,指著我說:「就是妳!」
  「你會不會認錯人了!(老阿伯)」心想,我沒作做什麼壞事吧!
  「妳就是那天那個女孩!」老人非常確定地說。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