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014)的農曆新年期間,我到了一個很多人忌諱的地方打工,去之前,考慮好久,怕父母不答應,怕自己是敏感體質會感應到……其實是自己的恐懼在作祟,但是為了印有小孩們的幾張紙,也為了讓自己有不同的體驗,我還是去了。我原以為那個地方會很陰森,結果出乎我意料之外,它非常地肅靜和平靜,你們知道我在說哪裏了……靈骨塔。

 

每天要四、五點起床,因要先到打工公司集合,再由公司開車專送前往。到山上時,氣溫異常地冷,心裡開始胡思亂想。之前公司經理有問我,要在塔內還是塔外工作,其實我聽不太懂的,但他說塔內是比較靜態的工作,塔外是要跑來跑去的工作,他都沒有明說是什麼工作,所以我就說我要選塔內工作,畢竟安靜比較適合我。可是他好像有點嚇到地反問我:「你有忌諱嗎?」其實我聽不太懂他的意思,但我想想我們家過年時也會去看阿祖的骨灰,只不過不是放在塔裏,而是放在某家寺裏,而且每次去都人山人海,比較像掛香,所以我回答:「沒有。」

可是當天,他們重新分配工作,我被分配到塔外服務搭接駁車的人。我問了幾個女生,她們之前就來打工過了,所以就請教她們要做什麼,扶老人下車,幫忙提東西,維持秩序等,工作很簡單,但好奇心殺死一隻貓,我心裡其實很想知道塔內的工作是什麼。

這時候,負責塔內的主管有點氣沖沖地帶著一個女生走過來說:「她是基督徒,忌諱拜拜,她不想在塔內,你們誰可以進去塔內。」我本來想我是新手,就讓前輩們選擇,可是看起來好像沒人想(敢)進去,於是我就自願接下塔內工作了。

而且我到台灣人最忌諱的樓層-四樓,寶塔給它一個很好的名字叫福樓,從那一刻起,我那四天就和一個女生在福樓工作。

 

他們給我一張福樓的平面圖,好讓我能輕易快速地找到位置,什麼位置?正當主管在和我解釋工作內容時,有一群人走進來了,他們說可以幫我們開一下嗎?開什麼?原來塔內的工作就是幫家屬們打開放骨灰罈的小門,那個位置就是每位往生者骨灰罈的格位。

家屬們走後,主管交待我事情後問我:「OK嗎?會忌諱嗎?」,我回答:「我什麼都不忌諱。」,但她卻回答我:「你不忌諱,不代表他們(往生者)不忌諱,所以當門打開時不要去看,因為我們並不知道他們介不介意。」,我覺得她說的好有道理,不過這時候,應該來點哀淒的音樂或陰森的雷聲,轟!哈~但四天下來,我卻充滿了感動溫馨的能量,請聽我道來。

 

每天來的家屬都會有點雷同的特質,第一天的家屬,是歡樂野餐組,都開開心心地來,在罈前有說有笑的,或是席地而坐,聊起天來,一坐就好幾個小時。有兩個很可愛的老人請我幫他們找,他們不記得在哪裏,只記得大概位置,但他們可能不識字,於是我唸名字給他們聽,找到時,我問要不要開門,他們說:「現在可以開門喔?以前都不行內~」,一個說:「要開嗎?萬一不是,怎麼辦?」,另一個說:「名字是對的啊,開好了。」打開時,他們好開心,因為看到了罈上的照片是他們的朋友,他們一直跟我說謝謝。然後他們跑去門口重新走了幾次,他們告訴我說下次來就會記得了。要走時,還特別又來謝了我一次,我心裡覺得很溫暖。

 

第二天的家屬是誦經通靈組,一群人在罈前誦起經來,或是比手劃腳,好像在作法,還有打嗝的,好像通靈了!有人問我,怎麼不怕?說真的,去之前,我心裡毛毛的,但來了之後,心裡卻很平靜。我還很無聊地算了一下這層樓總共有幾位......大家不要問了,數量很驚人!如果每位都在的話,那麼我正和......XD

  但我突然想起佛陀的一個故事,有一次阿難和佛陀去乞食,途中遇見一堆白骨,佛陀對著白骨堆行禮,阿難問佛陀為何行禮,佛陀答:人輪迴了千千萬萬世,這堆白骨有可能在我某一世裏,是我的父母,故我當行禮。想到這兒,就不覺得有什麼了。

  而且說真的,如果這些靈魂都已被超渡或投胎了,那麼這裡剩下的是什麼?家屬在和誰講話?他們拜得又是誰?那麼是誰讓銅板變聖筊?這裡剩下的不就是骨灰和骨灰罈嗎?所以這件事是不是安慰活著的人成份比較大?到頭來,這些是不是都是自己的戲碼呢?

 

第三天的客人,是家族串串組,來都是一串的人,從花甲年歲到剛學步的小孩都有,這些家屬通常都是很開心地來,在罈前一一報名,誰娶了老婆,誰生了小孩,我猜往生者是壽滿自然往生的。有一種是夫妻塔,就是夫妻往生後放在一起。家屬們找到後,其中有一個婦人笑著說:「這格是我的。」,另一個婦人說:「那怎麼沒有你的名字?」,她回答:「喔!拜託,我還沒死啊!」然後他們一家人笑成一團。

而我心裡在想,這些家族的小小成員怎不會有疑問,為什麼他們要對著罈叫阿公或阿祖。終於我聽到兩個小孩提出這樣的疑問,「這是什麼?阿公在哪裡?」,大人回答:「是阿公啊!」,一個小孩還說:「阿公?阿公的頭在裡面喔?」,當然在他們小小的腦袋裏,無法想像那麼大的身體怎麼放得進去那小小的罈裏,所以當然就只放得下......(第二次...XD)

 

第三天,是感傷哀痛組,來的大多是一、兩個人,對著罈望罈哭泣。有一個阿婆一次來看三個人,其中有兩個是她的女兒,她哭著對我說,她兩個女兒都走了,留下她一個人,所以我猜另一位是她的丈夫。我只能拍拍她的背,也不知道能說什麼。不過讓我最難過的是,單親爸爸帶著年幼子女來看媽媽或是單親媽媽帶著年幼子女來看爸爸,這樣的三人來時通常臉都是哀傷的。我都儘量不要去聽他們說什麼,一來這是人家的隱私,二來我怕我會忍不住淚水。不過當我不小心看到一件事時,我眼淚還是忍不住掉了下來......一個媽媽打開門時,那小小的門上滿是往生者的照片,小小的格位裏滿是玩具......家屬一直進來,我偷偷地擦淚,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打工的另一個女生也在忍淚水。這一天要關塔前,有一個男生走進來,有點喝醉的樣子,但他連朋友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搞了好久才幫他找到。他還問我,他可不可以和他朋友喝一杯。他對著罈責備朋友沒有義氣,怎麼就這樣走了,一個外表看來像惡煞的男人,在這一刻變得這麼柔軟,大哭了起來......

我想著,人不管生前是貧是富,是悲是喜,是善是惡......最後都會一樣,只剩下這一罈。所以萬般皆要放下。

 

第四天,終極擲筊組,其實那四天裏都有家屬用銅板擲筊問事,但為什麼今天是終極版呢?因為有一個男人從早上七點待到下午四點,不停地擲筊......我不知道他求得是什麼,大概是樂透的號碼吧!(第三次XD)

 

你們一定想問有沒有什麼奇怪的事?……嗯,有的。有一組家屬要我橫著連開七個門,眼神都來不及閃哪!他們當初是怎麼約好的呢?還有,我一直看到有一個白衣黑褲的模糊形體坐在某一走道上,一動也不動,我不確定他是人,還是我看到不該看的……反正我就以不變應萬變。再來,有的門打不開,家屬叫一下就打開了,或是開時很容易,要關時,關不起來,還是以不變應萬變,就當鎖頭通通壞了。主管說她之前來時被蜜蜂螫,其他的同事犛田”…… 但我就這樣,沒有什麼怪事,我人也平平安安的。

 

這四天來,不管來的是什麼人,高傲的、謙虛的、時尚的、土氣的、和善的、氣沖沖的……他們都會客氣地請我們幫忙開門,並不停地感謝我們。

說真的,我們沒有做什麼,只是開了一扇門,而這一扇門卻是家屬和心愛的人連結的橋樑。

 

我個人比較喜歡樹葬,因為環保又實用。不過這幾天我想著人往生後,我們會怎麼悼念他們?我們要依著什麼想念他們?把骨灰放在骨灰罈裏也許是一種沒有意義的執著,但當我開門的那個剎那,我不知道我是否幫到了那些靈魂,但我卻覺得我讓這些家屬朋友的思念有了出口,而這份打工也讓我對死亡有了更深的體悟和尊重。

 

我每天都在開門關門,但這四天來我所開過的這幾道小小的門,卻是我開過的,最美的一扇門。

 

(以上言論僅是我個人打工體悟心得,不代表公司、寶塔、家屬朋友們及往生靈魂們的立場。:)

創作者介紹

旅行中。如果一隻好奇的貓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