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作品 002.JPG  圖/克莉絲

  生命,是個選擇嗎? 

  為什麼我要來這兒?或是  為什麼我在這兒?
  因為___________,答案可能是助人、了業(佛教的講法)、體驗(新時代的講法)、乘願再來(西藏佛教的講法)、享樂、吃苦(很多人的選項)......假如我們答得出來的話。
   所以生命,是個選擇嗎?

  佛教指出每個生命都有佛性,有圓滿俱足的自性,也就是每個生命都是佛(Buddha)。佛陀(Buddha)這個詞是指覺醒的人,意思是我們都有覺醒的潛力,也許也可以說我們都是覺醒的,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心經指出這個圓滿俱足的自性是不增不減、不垢不淨的。因此無論我們做了什麼,都無法增加或減損這個自性,因為它是圓滿俱足的。新時代思想也指出了這一點,強調無論我們在世上做了什麼,離開了肉體,我們仍是圓滿的;也就是沒有所謂的審判,我們只是來地球體驗。

  奧修說:" 你已經是開悟的,絕不可能是不開悟的。" 又說:" 我已經就是我想成為的那個。"

  不要努力試著成為你自己。因為你已是了。

  有一顆蘋果一天打坐三次,隔壁的蘋果朋友問他:「為什麼你要這麼做?」,他說:「這樣我就會開悟,變成一顆蘋果。」~~~~哈!你已經是你了,為什麼還要變成你自已?如果你能夠接受你自己,那麼你就是了。

  我們都有圓滿俱足的自性,而我們都忘了。我們想要完美的自己,因此受苦。當我明白我是圓滿俱足時,有些東西剝離了,價值感。我知道我不需要做任何事來證明我的價值,我也開始懂得尊重別人,去看他們圓滿的自性,不只是看他們的行為,也對這個世界充滿恭敬。雖然我還有很多要學習,要放下,但用這個角度去看其他人事物,心情變好了,也較不容易執著他人的不善。願意給別人機會,等於給了自己自由的空間。

  但如果我們都知道我們有圓滿俱足的自性時,我們的生活是否就會變得更好或者更圓滿?好像不是?!(" 好 ",很難界定,標準也因人而異。)
  我最近的體悟是,我們的自性是圓滿俱足,不缺乏的;但這個婆娑世界(或者我該說物質世界)是不圓滿的,這個我們來這兒體驗的這個世界是無常的、有限的、是苦的;更深入的講法是有好有壞的,有苦有甜的,有垢有淨的,有二元對立的。
但沒關係,我接受這兩者,我接受晴天,也接受雨天。雖然我知道我們是圓滿俱足的,但我也接受婆娑世界是不圓滿的。

  明白自性的圓滿,對很多事較能夠放下,因為任何婆娑世界的損失皆無損自性的圓滿(不減)。因為明白婆娑世界的不圓滿,因此能夠活得自在,它本來就不完美,沒關係,我接受它。我不完美,沒關係,我接受。抓住痛苦,似乎是很正常的事,放下痛苦好像也理所當然。但我們也會想抓住快樂成功的時刻,緊緊不放手而活在過去,沒有人想放下快樂。然而這些快樂並沒有增加自性的圓滿(不增),在某個角度來看,快樂卻因不放手而變成了另一種痛苦(我曾經這樣過)。所以我明白為何Ho'oponopono荷歐波諾波諾說,無論是好是壞,都要清理,保持零的狀態。

  話說回來,我終於明白為何佛陀要將" 苦諦 "擺在第一聖諦的位置。這個苦並不是自性的苦,而是婆娑世界的苦。這個苦就是二元體驗的一切,好和壞、甜和苦、對和錯.....因為有二元對立的體驗,才知道苦,也了解甜。每個人都是一樣的身高時,就不會有高和矮的對比名詞。不過也因為有二元對立的體驗,我們才能活得有感覺。 如果每一道菜都是甜的,可口嗎?大家也都知道水果不夠甜時,沾一點鹽巴,便能提出它的甜味,並不是水果的甜度增加了,而是因為和鹹度對比的關係。

  我了解了苦諦,就能看見這些幻相....
  家是避風港,它應該是完美的,它不完整時,我該痛苦......
  父母本來就該愛我,當他們的愛不公平時,我該痛苦.......
  我的另一半不如我的期待,我該痛苦.....
  我沒有男/女朋友,我沒有結婚,我沒有人愛.....
  我的工作不完美,我不應該快樂.....
  我的能力很差,我不應該快樂......
  .........還有很多,你應該接得下去。:-)
       人生是苦的,我知道,不必急著將其轉成正面,我接受它。因此沒有什麼罣礙,感覺更自在了。因此,不必執著於苦難,也不必執著於吃苦了苦的想法。執著苦痛,就看不見那些微小的幸福。放下,接受。那些原本很濃稠的能量, 被稀釋了, 變得透明。結果,我變得更正面,更平靜。
  
  既然婆娑世界的一切都無損於自性的圓滿,我們到" 這兒 ",並不是為了求自性的圓滿。
  那麼為什麼還有業力呢?我終於明白奧修說的,"如果你放下業力,業力就沒有了。" 業力的消除,取決於你的意願,而不是做了什麼。

  既然婆娑世界的一切都無損於自性的圓滿,我們到" 這兒 ",並不是為了求自性的圓滿。
  因此 為什麼我要來這兒?或是  為什麼我在這兒?
  與神對話裏提到,是為了記起自己是誰,這是個遊戲。新時代思想的講法是,為了體驗。 
  因為體驗,必需有二元對立,才能完成(劇情)。這幾天,發生了一些事,我深刻地明白我們是如何陷於自身及他人的戲碼當中,而不自知。體驗這世上的一切(婆娑世界),同時又要保持超然的態度(圓滿自性),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很容易陷在婆娑世界裏而痛苦,忘了我們是俱足的。

  然而,婆娑世界是一個非常大的可能性,大到我們可以去做各種選擇。所以我用開頭的這句話來結尾,因為你的答案對你才是有意義的

  因此,生命,是個選擇嗎? 
  

 

 

創作者介紹

旅行中。如果一隻好奇的貓

克莉絲.阿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